回應樓下"DNA檢驗師的心情"一文

9/16/2006 ·

懷著無比沉重的心情轉載這篇文章。

美國有一個非常有名的現場 TV show: Jerry Springer Show. 這個節目非常地寫實而且嗜血,有幾個不同的單元,有類似陽帆的"分手擂台",找來男女三(雙、四?)方,把事情攤在現場與全國電視機後觀眾面前,解決他們 之間的糾紛。現場都有壯漢保鑣保護上節目的人,避免因為情緒上揚,而發生劇烈的肢體衝突。

男女朋友互相劈腿來劈腿去已不稀奇,有些很離譜 的家庭亂倫悲劇我就不提。其中有一個單元就是找尋孩子的爸爸(99%,可能有找媽媽的1%)。媽媽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手中抱著,一手牽著。就這樣上台錄 影,沒有薪水與工作,敘述著孩子父親的離棄與不負責任,要驗DNA證明是那個傢伙的種云云。

不同於台灣,當 Jerry 唸出手中DNA檢驗報告時,只要知道孩子真的是自己的,幾乎所有的男生都會馬上答應願意負起養育與照顧的責任(<==我不確定這是因為節目安排還是 如何,至少我看不出來像國內節目事先套招的拙劣)。有的還是襁褓,有的才四五歲,眨著雙大眼睛,抱著娃娃無邪地看著這群大人們上演的托拉秀,孩子何辜? 看到如此心中劇痛真是難以附加。跟同學討論過以上的節目,兩人感嘆美國真是自由的國度,然而過度自由的背後,中低階層的社會問題實在為她們付出慘痛的代 價。

驗DNA嗎? 我能理解文中檢驗員的心中痛苦,介於事實與道德之間的難為。科技的進步本是為了幫助人們活的更快樂,可是背後如果沒有同等級的道德與教育的相互配合,卻反而會是助長人們墮入痛苦深淵幫手。

0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Say Something to mph

My Library Th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