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liphy 之PhD教我的事

7/09/2008 ·

謝謝分享實驗室的心得。有一點單純分享個人想法,沒有惡意,希望你別介意。 :)
你將實驗室的關係切為兩部份。個人覺得邏輯上可行,可是現實上對於人而言,是幾乎不可能的,就是因為人的情感與情緒。而且這是影響工作最大的因素。與其如此切割,倒不如好好磨練自己如何適應與找出與別人相處的平衡點。畢竟在同一個實驗室,雖然說沒有人有義務要幫你,實際上不論是同一個project group,你真的出槌掛掉諸多樣本,我不相信同一組人不會或多或少受到有形或無形的影響。

一個全體中大家照工作規定與章程來是最低標準,能夠融合同仁的情感與士氣才能發揮團隊最大的效益,這就牽扯到某種程度的領導統馭與帶人帶心。你老闆就是懂得如何處理這樣的平衡,才能如此服眾。我想這是一定的,自己group小圈圈都搞不定,出去怎麼跟別人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P

回到有沒有義務這點,基本上大家沒有義務是自我告誡的底限,重點是要如何讓他覺得這是他的義務。我相信以後在你職場上也會遇到很多時候不是只用你的專業能力或規定強勢所能壓制成事的情形,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如果能像科學研究一樣邏輯化分析透徹,或照表操課,人生也就不這麼多采多姿了。

人跟人之間相處畢竟是緣分,可是更多時候,在跟你交流的對方其實是你的一面鏡子,你也可以說是皮球,就看你怎麼拍他,他就跳多高。

個人淺見,與你分享。

PhD is not easy. 大恭喜你 PhD 到手了! :)

註: 原文回應 liphy 之 PhD教我的事(1)PhD教我的事(2)與後來的PhD教我的事(補述)。于台灣時間 June 25, 2008 12:36 PM

0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Say Something to mph

My Library Th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