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手丘上的獨白 - 王建民附身記

8/11/2008 ·

之前有一次跟captain溝通過,告知其實我最初的守備位置是投手(我國中時是速壘投手),如果他在安排位置上面有問題,可以把我放進去(雖然他滿臉寫著:你行嗎?)。通常大家總會把守備最弱的人放在投手的位置,理論上,只要會投球就可以了。所以,通常都是女孩子被排在這個位子。在TWSA練習時,我也都沒有去爭這個位子,畢竟我還有 1B 跟RF可以站。這次連續兩場比賽,沒想到第二場captain竟然真的派我上去當投手,面對一個一下子就可以灌進十幾二十分的隊伍 - 我當過他們比賽時的裁判,了解這隊的實力 - 說實在的心裡有點抖。一來是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 雖然roster八百年前就出來了;二來是很久沒有投了,不知道手感如何。所以當我一知道守投手時,馬上請瑋廷當我的練捕,趕快投一投找回手感。沒想到才投沒幾球,對手就說他們的投手完全沒投過球,我們只好讓他們練習了。

比賽一開始果然還不是很熟悉 - 應該說那種孤獨感覺,超級強烈,不知為何 ?_? - 幾顆太平的球就被K出去讓對方得了一分。攻守交替,沒想到對方投手實在是投不進好球帶,保送帶安打第一局我們就灌進了10分,對方終於換上他們的Ace。

再次上投手板,我告訴我自己:

都贏十幾分了,輕鬆丟了吧。

二局一段時間佔了滿壘,最後有驚無險無失分結束,換局。

二局下,我們則再進7分,1:17。

(謎之聲: 你們的Ace也沒用了,大家打爆他吧!)

第三次上手板,Yibo (一壘手)在旁邊跟我說,你投外角球,我接(一壘);內角球,三游接。

就這樣,就像王建民附身,內外角交替,加上神準的曲線落點,三振的三振,封殺的封殺,氣得打者被三振時跺棒大罵Fxxk。

或許我這樣的球路他們不習慣,大部分都是鳥鳥的內野滾地或小飛球,已經很少那種大號的長打;反而是我們安打連連最後強灌了22分,以1:22結束比賽。


比賽完之後我才想起來,去年TWSA練習賽時,我好像也上場投了幾次,也是讓大家哇哇叫的 - 打得人說打不到,守的人說都沒球。 >_<

臭屁完了,還是要檢討一下。 XD

畢竟很少站投手板,球擊出後的跑位明顯沒有感覺。我知道若是一二壘的球,我必須補一壘(我也確實如此做並封殺了跑者)。真正複雜的是在長打出現後,要往三壘或是本壘補位的觀念,我還有待加強。

當投手的防禦強度增強後,後方守備的負擔相對減輕:

內野弱滾地,鳥飛,界外等等,內野就比較容易處理這些球。外野的球也變得距離較短,就算形成安打,回傳也比較快。這對於一個沒有做守備默契練習的球隊而言,或許是一個不錯的比賽策略。


美國人其實很現實,美其名比賽是 for fun,當你打不好時,有些人言詞神態之間卻盡是輕蔑。下一場的roster出來了,很榮幸地,我還是投手。我不知道以後會不會一直投下去。只要是我當投手的比賽,對我自己而言就沒有for fun,希望能把前面輸的部份贏回來。

當然,希望遇到一位合理的裁判,免得像上次佳政怎麼投,裁判都是判壞球。真的很想殺人。


也在此謝謝靖協智昇與二齊同學,大學時長時期地陪我練投,讓我可以保留手感到現在。
Let's see what it goes.

1 comments:

Chih-Sheng said...
8/12/2008 5:37 AM  

有點搞混了,所以你現在參加的是「速壘」隊伍的比賽?是揮臂式投球?不是慢壘那種手臂往後繞圈圈投法(不知正式稱呼>_<)?只差用的球是壘球而已?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Say Something to mph

My Library Th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