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凸

9/03/2006 ·

出來這麼多年,幫助新生不算多,也不算少,這次遇到的事情,真的是讓我長了眼界。足以列入值得紀念的出國見聞。留學關卡刷掉了一些人,使得在國外遇到的人,能交到的朋友,其實是很 tricky。
Johnny 是我在馬大認識的好友,為人海派好客。以前他唸馬大時,家裡的人潮可以用川流不息來形容。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即所謂酒池肉林,夜夜笙歌都不足以形容 他家的狀況。小小的 two bedroom 更曾經有辦一次 45人的超級大宴,從星期三開始準備週五晚上的party,據說當晚光啤酒就喝掉了一兩百瓶。我則每次心情煩悶都把他家當作避風港,打電動,喝酒鬼扯蛋。 後來他轉學到 Baltimore 附近的學校,為人作風不減,我們仍常有連絡或互相往來。
有一次他要搬家,租了一台 U Haul,我從馬大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過去幫他。才發現我是唯一過來幫他忙的人,其他人不是放假不在,要不就是推托拉--我這邊不舒服,那邊癢,不方便; 我的三叔公的二嬸婆的姨媽的女兒剛生 bla bla...平常這些在他家飲酒吃肉免費吃睡的人都不見了。心酸之餘,我不免虧虧他:
Johnny,可惜你平常這樣對那些人推心置腹,現在你不過搬個家,你的那群"食客"閃的閃,推托拉的推托拉。跟我平常常去機場接送人(*),到頭來自己要去機場了,找不到人接送,我們兩個真是同病相憐啊... :P
真的從那時候起,我開始漸漸低調行事,雖說樂於助人,樂善好施,應該要像散步灑豆,一切隨緣。只是人總是有需要幫助的時候,在這時候發生這樣的事,有時候總是會有些落寞與感慨。
出國前就聽學長講,他在美國時常常關心學弟妹,心情不好,煮東西給他們吃,開導他們,幫助他們度過難關。回國後一個個不連絡就算了,見面還當做陌生人,他要我出來後要有心理準備。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先知卓見"...
酒肉朋友這麼多,真心的好朋友就顯的真的是彌足珍貴,如果你們身旁有這樣的人,真的要好好把握嗄!
我何其有幸能遇到這些好朋友,也在此謝謝這些他們的照顧與關心。
(*)我接送機有多頻繁? 車子里程30,000 mi 時,裡面可能就有 10,000 mi 是跑機場。
--
日頭赤焰焰,隨人顧性命。
沒關係,可以再自私一點!!

0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Say Something to mph

My Library Th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