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2007 ·

累了。

想到之前在Maryland的歲月,處理人的問題,幾乎花掉我泰半的心力。

柴米油鹽,狗屁倒灶,今天我講這句話會刺到誰?明天我這樣做又會傷到誰?

有時候又是夾在朋友之間,兩邊為難。

挺過那樣的日子,贏的了掌聲與聲譽,可是所謂如何? 真正來此的目的為何?

出國前與老師一席話,讓我矢志出國在外與人相處,盡力做到不偏剖。

不因對方性別而偏剖,不因對方長相而偏剖;

不因對方個性年齡,更不因對方家世而偏剖。

所以我花了很多很多的時間去預防,去處理可能發生,或已經發生在身邊朋友

更甚而與自己切身相關的人際事件。

我很引以為豪地為自己的兩袖清風與柔軟身段而自毫。

可是這段日子之後,我發現我累了,也倦了。

可能這裡的朋友會覺得我很奇怪,我知道我漸漸變得很奇怪,卻是眼盲心不盲,

很多事情卻是不為也而非不能也啊~

我來這裡不是專程來處理你們的茶米油鹽的,也不是專程來處理我的柴米油鹽的。

一年多來,好友屈指,吾願卻已足矣。

事不稱遺憾,無法造就人生。

大家就一切隨緣吧~
--
每次游泳完回來就一大堆感想... orz

0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Say Something to mph

My Library Th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