盍言教育

1/14/2006 ·

席上,一個 post-doc, 三位 PhD 學生聊著聊著聊到了各人的學經歷,席間話鋒一轉,講到了目前的大學生頗令席上諸公搖頭...因為自己當初是大學生就是三天睡覺,五天蹺課,搞到老師發最後通牒才"勉強考試"。幾年之後,突然頓悟,豁然開朗,脫胎換骨,一心向學,才赴美唸書。回首自己當年如此,以後遇到相同境地的學生,會有同理心而待之。滿腔熱血與壯志凌雲總是未在其位之時。

提到一位學生每次練習總是表現正常,只要是正式上考場,就會變了一個人,成績低得離譜。課後輔導該做的都做了,該生還是無法克服自己的障礙。為顧及其他同學的立場與利益,又不能將其真正的努力因為一般量化的標準而失去評鑑的意義,給分問題著實頭痛。

自己每每因考試緊張而大為失常,因而影響學業成績,我很能了解這樣的痛苦,畢竟考試的目的在於測試學生懂不懂,我的作法傾向 cyliu 以前的老闆一樣,儘管考差了,常問問題,讓他知道你是真的懂得,就會給 A。

席上有人持反對意見...
與各同學間的公平原則先不談,畢竟這是一種歷練的過程,學校的教育就是在為之後出社會做準備;齊頭式平等的量化評量出了社會後只會更多,不會更少。如果學生在學校單純的環境下,老師沒有給他一些壓力,盡力協助他克服這樣的困境,老師其實是有責任的。

說說你們大家的想法吧...我很好奇...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Say Something to mph

My Library Things